2015,Google 的 to do list

更新时间:2014-12-31 10:21:31点击次数:997次

摘要:和去年一样,今年 Google 做了很多事情,多到有点数不清。ArsTechnica 做了详细的梳理,整理了 Google 今年收购的公司以及之后所做的动作,知道它在下一年的打算。


Google 是一家很有抱负的公司。


和去年一样,今年 Google 做了很多事情,多到有点数不清。ArsTechnica 做了详细的梳理,整理了 Google 今年收购的公司以及之后所做的动作,知道它在下一年的打算。


Nest 与 Google 智能家居野心


年初,Google 用 32 亿美元收购 Nest。紧接着,传出 Nest 的创始人,被誉为“iPod 之父”的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直接向拉里·佩奇(Larry Page)汇报的消息——要知道,直接向佩奇汇报的员工,一只手可以数得过来。所以尽管 Nest 对外宣布保持独立,但就如 ArsTechnica 所判断的那样,Nest 已经可以视为是 Google 的智能家居部门。


在被 Google 收购后,Nest 也开始一系列“疯狂”的收购,比如用 5.55 亿美元收购 DropCam,以及 Revolv,后者的收购额尚未透露。前者是网络摄像头,已经直接纳入到 Nest 的产品集里。后者是“智能家居中控”,可以兼容包括 Wi-Fi 在内数种不同的无线网络标准,从而与不同的智能家居产品相连。


对于 Google 来说,这笔收购可能会有所不同。ArsTechnica 在两年前,就在 Google Now 的代码里发现了用于控制灯泡开关的代码。换言之,Revolv 能够帮助 Google 扩展它的控制能力,尤其是 Google Now 属于 Google 的战略产品的情况下。另外,在 Nest 开放 API 接口的情况下,Google Now 现在可以做到通过语音来控制家中的家电。


现在 Revolv 的产品已经停止销售,它的竞争对手 SmartThings 已经被三星收购,但尚不知三星打算利用它来做些什么。至于苹果,则希望通过 Homekit 与 iPhone 相连的方式,相当于将智能家居之类的视为手机的外设,因而没有收购 Nest 的需求。


下一代 Android


据闻,Android M 是下一代 Android 的开发代号。那么,对于 M,Google 正在实验着什么?


指纹识别

根据此前的消息,Nexus 6 据称原本是包含指纹识别传感器的,但后来在开发过程的过程中移除了。此前 Google 为 Android 5.0 开发 OS 级别支持的指纹解锁功能。


不过 Google 所开发的指纹解锁方案,将为 app 提供系统级别 API 的支持。泄漏的代码显示,它支持锁屏解锁,手机 app 也支持通过指纹解锁打开。


从 Nexus 6 移除了指纹识别传感器的情况来看,或许是对现有“扫一扫”式的指纹识别方案不满。Synaptics 现在正在实验其它的指纹识别方案,比如将触摸屏当作指纹识别的传感器。


应用权限开关

直至现在,Android 应用权限依然是“一票式”买卖,用户无法自由“下注”。当然,Google 正在改进,在 Andorid 4.3 时就隐藏着名为 App Ops 的功能,让用户选择 app 的权限,比如说不希望 app 追踪自己的位置,只需要进入 App Ops 界面下,将 app 的位置权限给关掉。


不过,在 Android 4.4.3 时,App Ops 被移除了。而后,名为 Dianne Hackborn 的 Android 工程师在称,此前泄漏的 App Ops 界面不是最终版本。之前 App Ops 在实际使用虽死存在着许多问题,比如说如果用户把某项重要的权限给关掉了,那么 app 就会无法运行,但用户并不知道是因为 app,还是因为权限控制的问题。这表明该功能还不够成熟。


不过,Google 可以持续改进 App Ops,让它变得可用,比如改进 app 的报错机制。


分屏模式


“分屏模式”,就是让两款 app 可以同时在一个屏幕中运行,就好像 Windows 8 在 Surface 上那样。


ArsTechnica 在 ADB 命令里找到“分屏模式”,启动之后,虽然使用起来 bug 多多,不过它至少可以运行。除了代码当中包含了这一特殊的工作模式,Goolge 的 UI 设计当中,也包括了“分屏”的考虑。


根据 AndroidPolice 的报道,在启动分屏模式的方式不难,只需要按住一款 app 然后把它拖到屏幕的另一边的边缘,然后就自动分出来。——“分屏模式”的增加,会有利于 Android 平板的生态,但因为这项功能对生态有着重要的影响,因此 Google 方面谨慎的态度也不难理解了。


Hangout 朝着个人助理方向进发


Google 今年还收购了一款 iOS app 团队。这款 app 叫 Emu,概念十分先进,它可分析文字消息当中的语义,然后自动提供相关的建议。比如说,两人在聊第二天约吃晚餐,那么会直接显示自己的日程安排,然后再确 定时间,另外还会显示相关餐厅的简介,帮助人们了解。


换言之,它是情景化的 IM app。


在 8 月收购了该团队之后,Google 开始改进 Hangouts。4 个月之后,Hangouts 的文字消息中,也具备自动建议功能。当别人发消息问“你在哪儿”时,Hangouts 会自动弹出一个气泡,让人直接分享地理位置给对方。


Emu 还会影响到 Google 其它的产品,比如 Inbox,同样可以直接根据邮件内容,自动提供地理位置、OpenTable、Yelp 之类的服务。


Copresence,跨平台超声波配对

Google 正在研发名为 Copresence 的超声波配对技术,它的作用就好像 NFC 那样,可以让不同的设备之间快速配对。但不同的是,只要手机有麦克风和耳机就可以接受超声波,因此 Copresence 比 NFC 更加容易普及。后者毕竟要说服厂商在每个手机里内置 NFC 芯片。


现在该技术已经包含在 Google Play Service 里,可以实际应用。Chrmecast 现在的配对就可以直接通过超声波与 Android 配对,而无需通过同一个 Wi-Fi 网络。


基于个人的提醒事项

这是一个基于 Copresence 的功能。既然超声波可以不必通过 Wi-Fi 即可与其它设备配对,那么当你外出的时候,Android 手机就可以通过超声波找到附近曾经一起配对的手机,也就是你的朋友,然后触发提醒事项。据称,该功能将在明年 3 月上线,并集成在 Google 搜索 app 里——在搜索结果里会列出“Who”然后,提醒事项会列出“When”以及“Where”。这也说明,手机与手机之间的配对也变得十分简单,只要按下一个 按钮即可。


Android 的 apps 将全局通用

现在部分 Android apps 通过 App Runtime for Chrome,以及 Chrome Native Client 扩展也可以直接在 Chrome OS 中运行。


换言之,Android app 可以在桌面运行,尽管方式是当作 Chrome 的一个插件。而且,只要一定的改造,App Runtime for Chrome 足以令任何一款 Android app 在桌面版 Chrome 浏览器中运行


这也意味着,借助 Chrome 的多平台特性,Android app 也可以在 Windows、Mac 以及 Linux 上运行。


Android 综合性车载娱乐系统

从名字上看,Android Auto 与 Android Wear 和 Android TV 一样,是为特定设备所开发的 Android 分支版本。不过 Android Auto 不同的是,它并非一个独立运作的操作系统,而是在车载操作系统之上套上一层皮肤——当你把手机插入用 USB 与车载娱乐系统相连,那么 Android Auto 就会从手机激活,然后显示在中控的屏幕上。


不过,有更多消息显示,Google 希望正在开发独立运作的车载操作系统,可以支持打电话、导航、听音乐、语音指令以及语音发短信/文字消息。


另外可靠的消息来自哈曼的 CEO。在季度财报的电话会议上,他表示公司正在为 GM 设计基于 Android 的嵌入式操作系统。也许,哈曼正在为 Google 设计汽车版的“Nexus”。


Material Design 将改变网络产品的设计


WhatsApp 的竞争对手,但不是 Google Hangouts


ArsTechnica 此前称,Google 的产品战略其实是“每一件东西都有两份”,也就是针对同一个市场、同一个问题,通过不同的路径打造不同的产品。


而除了 Google Hangouts 外,根据《经济学人》的报道,Google 正在开发新的 IM 工具,试图与 WhatsApp 竞争。这款 IM 将首先在印度上线,而且免费。


Chromecast 2 将采用新硬件,并支持与第二屏互动


Google 的副总裁之前对 GigaOM 说,下一代 Chromecast 2 将能够与手机“第二屏”进行互动。


也就是当 Chomecast 2 在播放视频的时候,它能够让手机屏幕用来显示其它信息。目前的 Chromecast,仅仅在手机上显示“搜索”以及控制媒体的播放。


不过,Google 副总裁没有说明 Chromecast 2 能够在手机上显示什么更多的信息。也许你可以展望,当暂停视频的时候,手机上可以直接显示 Google 知识图谱相关的媒体结果,这个过程会更加流畅——至于我,会希望电视播放视频,手机上显示弹幕。


虚拟现实与 Cardboard


Android 手机现在成为相当重要的虚拟显示平台,这当然是因为 Google 的 Cardboard 以及三星和 Oculus 共同支持的 Gear VR。虽然 Cardboard 看上去像是个玩具,但 Google 对它的态度是认真的,最近还专门为它成立了一个部门。


相比起改进 Cardboard 体验,Google 将精力主要投放在开发者生态一端,最近公司发布了 Android 的 Cardboard SDK 以及基于 Unity 游戏图像引擎的插件。另外,在 Goolge Play Store 上,有专门 VR app 专区,Google 也在持续招聘专注于 VR 领域的员工。现在,Cardbond 已经卖了 50 万副。


Google X 与“医疗健康”


在 Google X 下有一个名为“Life Sciences”(生命科学)的部门,这个部门的成立目的是希望通过各种手段,延长人类的寿命,其中之一就是运用纳米科技创造出可以持续不断监控病人的设备。


用眼镜测量血糖


Google 希望创造一种隐形眼镜,通过眼泪持续不断检测糖尿病人的血糖水平。


为了能够让产品面世,Google 与瑞士诺华医药公司合作(世界最大制药公司之一),共同开发这项技术。后者将从 Google 取得制造智能隐形眼镜的许可。


诺华公司新闻稿写道,“将提供可持续不断,最低侵略性的方式来测量人体血糖水平”,而眼镜可以无线与手机相连,传输数据。


Google X 内部还有用于纠正老花眼的智能眼镜产品。


野心勃勃的 Baseline Study

为了知道详细地用数据来描绘健康的人体,Google任命 50岁的分子生物学家安德鲁·康拉德(Andrew Conrad 负责 Baseline Study 项目,并与杜克大学、斯坦福大学合作。


Google X 已经收集了不少人的人体数据,包括体液、尿液、血液、唾液以及泪液,以及基因排序,家族遗传病史,还包括维持新陈代谢的事物、营养物以及药物。


当 Google 成功建立“健康人体”的数据模型,那么运用这套模型,就能够分辨出健康与不健康的人,而且或者还能找到病因。


通过纳米颗粒持续测量

Google 还发展纳米颗粒来持续测量人体的数据。这些颗粒大小约为血红细胞的 2000 倍,它们是一种铁氧化物,可以附在癌细胞上,进行持续的检测。


然后,人可以用类似腕带的设备来收集数据,然后传回手机当中。如果 Baseline Study 项目已经对人体进行数据建模,那么就可以与这些数据进行对比。


虽说这听起来好像科幻小说,而且纳米科技已经鼓吹多年,但一直都没有实际的产品出现,不过在 Steven Levy 的一次采访当中,Google 方面的高管透露概念验证已经完成。公司为了验证这个方法是否可行,甚至还伪造了一个手臂。


可一直保持稳定的勺子



当病人患有帕金森病,由于拿不稳勺子,吃饭成为大问题。Lifeware 团队研发了一种无论任何情况,都可以保持稳定的勺子,方便病人进食。


随后,Google X 收购了这家公司。现在市面上依然可以买到这款产品。


Calico

在 Google 宣布与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合作,希望能够检测神经退行性疾病,从而让 Calico 项目暴露在世人面前。


然而, 目前尚无更多与该项目有关的详细资料。


Google X


除了生命科学部门外,Google X 还有许多面向未来的项目。在这个疯狂的地方,有太多相斗不敢想的想法。


8 月,Google 收购了 Gecko Design,一家与 OLPC、惠普、Fitbit 以及许多其它公司合作的工业设计公司。它将服务于 Google X 内部诞生的疯狂想法。


11 月,Google 向 NASA 租用莫菲特场,为期 60 年。在公开生命当中,Google 说该机场将用于“研究、发展、装配、测试,太空探测、航空领域、机器人以及其它新兴技术领域”。换言之,就是为了 Google X 购买的。


自动驾驶汽车

Google 自行车项目,现在不再改装别人的车,而是自己设计了一部自动驾驶汽车出来,它没有方向盘以及刹车踏板,每小时 25 英里。这部车设计的比较立方,是为了车顶的传感器,可以覆盖到车身的周围,以检测到道路上同时行驶的其它车辆。


Google Glass 2

Google Glass 第一代已经 2 年,它还在使用 TI 陈旧的芯片。而且糟糕的是,TI 宣布离开智能手机市场后,Google Glass 也失去了供应商方面的支持。


当 Android 升级到 KitKat 后,Google Glass 开始存在大大小小的毛病——而这正是失去供应商支持的结果。而到 2015 年,Google Glass 将迎来第二代版本,它的芯片供应商换为英特尔,显然将采用后者新发布的 Quark SoC,一款为可穿戴设备设计的超低功耗芯片。


Google X 显示部门

OLPC、Pixel Qi 联合创始人 Mary Lou Jepsen 加入 Google X 后,领导新的显示技术——将多个模块化的小显示器拼接在一起,然后组成巨大的显示屏,而且拼接后不会有缝隙。


Project Ara

Project Ara 可算疯狂的想法,谁也不知道到底明年会不会有面向消费者的版本出现。


Project Ara 的目标是希望消费者能够像 PC 那样,可以自行升级手机的摄像头、SoC 等等。它也采用模块化设计,手机的 SoC、摄像头、电池、喇叭等等,都可以按照消费者的需求自行定制和拼装,就像乐高那样。


7 月,Google 已经向开发者发放开发板,另外也已经与 Rockchip、Marvell 和 Nvidia 合作,它们将为 Ara 设计芯片和模块。


Google 今年放弃了


Android Silver

原本打算取代 Nexus 的 Android Silver 现在已经走向终结,主导该项目的 Nikesh Arora 也已经离开了 Google。


Android Silver 原本计划于 2015 年发布更加高端的手机产品,以跟苹果进行对抗。不过,制造商和运营商对该计划并不感兴趣,因此最终该计划无疾而终。


The Google Barge


The Google Barge 其实是科技导览船,流动展示 Google 的科技,但最终该项目搁浅。


其它 Google 项目


Google Robots——Andy Rubin 离开 Android 团队之后,开始领导该部门。Google 为了支持机器人的研究,还收购了有名的机器人公司 Boston Dynamics、以及在 DARPA Robotics Challenge 胜出的 Schaft。公司还秘密收购了其它机器人公司。只不过,Andy Rubin 最终还是离开了 Google。

Chrome OS 平板——无法确定该项目是死是活。虽然看到 Chrome OS 向平板靠拢的设计,比如虚拟键盘之类,更多传言表明或许再也见不到 Chrome OS 平板的实物了。

Google for Kids——Google 计划为 13 岁以下的小孩提供定制的服务。不过,具体如何谁也说不清。比较明确的是,它将遵守 Children’s Online Privacy Protection 规定。

Google 的量子计算机——Google 定制了一部 D-Wave 出产的量子计算机,这也是市面上唯一商业化的量子计算机。不过,有传言称 Google 正在自己开发量子计算机。

Android Auto——汽车行业的变化要慢于科技行业的发展,Android Auto 最终将于 2015 年与我们见面。

Project Tango——它就是个平板电脑版的 Kinect,可通过摄像头认清环境,也可以用于增强现实。在 Play Store 上,可以下载到 Project Tango 的 SDK,对于机器人以及可穿戴设备来说,这项研究都是有意义的。

消灭密码。Android 5.0 可以通过蓝牙设备、GPS定位实现智能解锁。而通过 FIDO 联盟,Google 还发行特制的 U 盘,用于代替两步验证,无需密码也能登录网站。

Google Satellites。6 月,Google 收购了 Skybox Imagines,后者的产品是带有高分辨率摄像头的卫星。现在,Google Map 的卫星地图都是从别家手中购买。如果 Google 有自己的卫星,那么就可以自己拍摄卫星地图了。

Project Loon——这个用气球提供互联网接入的项目,仍在运作。2014 年,Google 收购了 Titan Aerospace,一家制作太阳能、可持续飞行 5 年的无人机,可遇见有这样可靠的载具,Google 可以提供更加可靠的互联网接入服务。


原文来自:爱范儿

  • 项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项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项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项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