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i的后裔:智能助手将如何演变

更新时间:2015-01-12 09:44:31点击次数:728次

摘要:智能助手的今天或许过多的趋于同质化,它们还太年轻,它们更偏向自然语言、更依赖上下文、内容更大众化,它们的自主更限于个人,智能助手需要突破这些局限,而underserved Landscape会成为智能助手进化的沃土。


智能助手曾作为iPhone上一个孤立的应用已经不断演变。智能助手构成一个全新的网络活动,不再局限于个人计算设备。助手正被嵌入到云计算和IOT感兴趣的对象中。


现在的助手相比它“单片电路”的祖先而言显得更灵活和轻便。对于那些不通自然语言的人来说仍可以直接与助理沟通。隐式通信占主导地位,助手通过庞大的信息生态系统向人们反馈微妙的上下文互动。


今天智能助手的命运:趋于同质化

像Siri、Google Now和Cortana这样的智能助手还太年轻,很难想象它们将如何改变,更难想象它们的命运是否会终结。但是如果历史是一个指南,它们将不可避免的为全新的产品形式指明道路。


当权威人士和分析师讨论智能助手的未来时,他们通常会从今天的助手中推断概念模型。下一个版本总是更好的、更聪明的、直到最终版本,不过它仍然是同一物种。


但是基于Siri并没成为什么时,关于智能助手我们能从中学到些什么?


在Bianca Bosker的《Siri起源的故事》中详细的讲解到,当Apple收购Siri时,产品能力的作用域实际上缩小了。


编者注:关于Siri的故事点此进入


与其说智能助手技术支持什么,倒不如说是哪些产品在驱使着人们选择。未来总有惊喜,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哪些产品价值被接受和哪些被忽视来预测智能助手轨迹的变化。


进化路径


接口和分布

可以看出目前智能助手明显对接终端用户的方面是接口(人们与助手交互)以及接口的分布模式(人们体验助手的地方)。


今天的助手绝大多数集中在自然语言接口(界面)。它们“说”我们的话,并且像跟人一样沟通的体验已经定义了这个产品的类别。


这种自然语言接口更偏向于个人计算设备,智能助手体现在任何能够接收和合成声音的设备上,如智能手机、电脑、可穿戴和汽车等。


图中显示, underserved Landscape在涉及通信方面是不基于自然语言的。例如,我们需要了解和意图知道的东西有太多是基于上下文的,类似于我们基于关联人物形式的推论能力(如,人们组织信息或表达自己喜恶的方式)。自然语言只是通信这座大冰山的一角。


这些通信的替代形式不仅支持个人,也支持团队。虽然当一屋子人在同一时候说话时,助手很难理解,不过助手更容易理解他们的协作通信,比如他们的文档、点击路径和共享行为。因此,选择分布智能助手,使用隐式通信不但不会限制个人计算设备,还能利用整个网络。


举个简单的例子,考虑一下在浏览网站时,你怎样激发你的兴趣?你把注意力集中在站内某个特定的页面,跟随你的兴趣在页面之间“航行”,或许你会分享一些站内的信息给你的朋友。这种行为体现在每一个网站的访问者身上。融入到网站的智能助手可以对这些交互作出响应,以帮助正确的信息展示到访问者的眼前。


知识和任务

智能助手需要领域知识来执行它们的任务。例如,你的助手为你提供关于导航的建议,那么它需要有关地理区域的知识(General Knowledge 常识)以及如何导航的知识(specific knowledge 特定知识)。


任务和知识是紧密耦合的,当你增加一些特定的或个性化的任务时,智能助手需要更具体的底层知识来支撑。


在以上这个图表中,目前现有的智能助手“不加掩饰的”成为一个“通才”角色,它们针对的是广大群众。像琐事爱好者一样,它们拥有这是世界上的广泛的知识,足以满足大量人的相关需求。然而又有谁会把它们当作专家呢?它们的任务一般很简单,如检索信息、提供导航援助以及回答一些简单的问题等。


underserved Landscape把重点放在更特定的领域知识,包括专家和我们个人的主观知识范围。智能助手想要成为专家就必须专攻小范围的事物。它们没有能力知道一切、也没有能力做一切。术业有专攻,智能助手需要有“专才”。


特定任务的领域和underserved Landscape类似,每一个网站、服务、程序、包括物联网,都是任务集合的具体化,也许它们的背后有智能助手的支持,在这种环境下,它们应该更倾向于特定知识的获取。


组织和自主

就目前而言,智能助手多嵌入个人计算设备中,针对的是一对一的交互。由于这些助理是代理个人的(也仅限个人),那么它们的自主能力必然是有限的。虽然你可能习惯你的行政助理为你起草消息,但当你的智能手机也做同样的事情时,或许你会感到不舒服。


而underserved Landscape则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助理变得更小、更专业时。它们可以成为特定对象的代理,如地方、网站、应用和服务。在这些领域,它们可以有更广的自主权。或许你不愿意机器代表你,然而当它只代表你的网站时,你可能会感到更舒服。


增加自主权可以移除多对多交互的障碍,这些小而专业的助手可以作为一个“团队”有序的装入到网站中,就像很多文件组成一个网站那样,以一种更加自由的方式与其他助手和访问它们领域的人交互。


智能助手的未来何时降临?


以上三个图例更多的是强调了underserved Landscape会成为智能助手进化的沃土。然而它没法指出这个未来究竟何时会到来。和生物进化一样,产品的进化需要时间和资源。或许会有这么一天,我们会在各个领域看到智能助手的身影,不再仅限于个人计算设备,它们中有“通才”,也有“专才”。你期待这样一天的到来吗?


原文来自:Medium

  • 项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项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项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项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