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的愿景以及虚拟现实的未来

更新时间:2015-04-08 09:17:59点击次数:607次

摘要:F8大会之后,Facebook有着哪些愿景?硬件、开源、无人机网络、人工智能,Facebook都做了些什么?从最初的无法实现的科学幻想到付诸实践,技术的演进让虚拟现实成为Web、移动之后的下一个平台,其未来又将如何?


在Facebook今年的F8开发者大会上,除了Messenger、Parse SDK等多项新的产品和功能之外,又有哪些最值得开发者关注的点?在开场第二天,Facebook CTO Mike Schroepfer与Oculus公司首席科学家Michael Abrash从硬件、开源、无人机、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等诸多方面共同阐述了接下来的十年Facebook所想要达到的一切。



Facebook十年愿景


Facebook CTO Mike Schroepfer表示,作为世界最大的网络社交平台,在接下来的十年中, Facebook希望能成为一个更紧密地连接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通道。但究竟如何去做?尚有三个问题亟待解决:


Facebook需要建立一个全球化的基础设施系统来连接整个世界,覆盖那些没有互联网的地区;

Facebook需要开发出一个自然的交互方式来处理日渐杂乱的信息,保证人们不被信息海洋所淹没;

Facebook需要打造虚拟现实,来让人们和自己愿意的人在愿意的地方,进行自己想要的体验。

为什么Facebook想要通过解决这三个问题来达到它的目的?Mike以历史的变迁打了比方:基础设施就是信息传递的方式——从马车到火车到电报到电话,这些东西都是传递信息,连接人类的方式,对于这个层面的问题来说,效率是最重要的。然而,到了电话,有史以来人类第一次有了一种自然的交互方式,人们可以通过通话中对方的语调来判断情绪,进行深层次的交流。到了这个层面,讲求的是设计,如何通过设计来强化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显得非常至关重要。虚拟现实则是这一切的终点,因为交流,不过是和你的交流对象在某一个空间里进行的特定体验。


这是Facebook接下来十年的主要任务,那么,他们现在已经做到了什么地步?


从硬件、开源、无人机到人工智能,Facebook都做了些什么?


下图是Facebook建立的四个开放计算项目中心,所有结构、组件都是由Facebook工程师设计制造的,其效率相比一般的设计,一年仅在硬件层面就为Facebook节约了20亿美金。这个项目在四年前就已经全部开源,大受业内好评,任何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参考Facebook的设计来组建自己的计算服务中心。


 


光是硬件当然不够,软件层面,Facebook则有高性能PHP虚拟机HHVM,之前也已经开源。同时,在前端方面,Mike还宣布将React Native正式开源。


而在网络方面,现在大约有11亿到28亿人是生活在移动网络覆盖范围之外的。在这些范围内无法铺设基站,因为从任何层面来算账都划不来,在人口密度过低的地区建立大规模的基站实在是浪费又不环保。那有什么方式可以降低成本?


Facebook给出的答案是无人机。


 

这些无人机为太阳能机翼,翼长超过波音737,但质量只有一部小轿车那么重,会在18公里-27公里的高空飞翔,一次起飞将滞空三个月,为偏远地区带来移动网络的覆盖。今年下半年Facebook会就此披露更多的信息,这也算是对Google Fibre和气球的回应。


这是在基础设施方面,Facebook做出的努力——将整个世界用网络连接,同时给开发者们提供建设移动互联网的服务器、底层以及前端工具。


至于自然交互的方式,目前最需要解决的就是信息噪音。现在的我们被信息海洋所淹没,每天都有大量未经过滤的信息扑面而来。这该怎么办?Facebook在人工智能的领域也有了一些进展。图片对于机器来说不过是像素的集合,但是一些特定的东西,其像素组合是有规律的。Facebook的人工智能目前仅靠像素分析,就能分清楚400多种不同的运动,而且还是视频。


但真正困难的是对话背景。比如说:我在办公室,小明在球场打篮球。我接了个电话,我在哪?对于人来说,这个问题再简单不过,但对于计算机来说,这几乎是天书。因为要回答上面的问题,实际上要求的是有一个完整的世界框架,知道世界的基本运行方式。


而Facebook则采用了一种叫做Memory Network的方式,模拟人的大脑,能即时地学习目前的状况并回答问题。而实现出来最后的结果就是能读懂一段关于魔戒的阅读理解,并以类似人的方式回答相关问题。这是仅仅六个月前Facebook取得的突破。


而当这些东西成功之后,人工智能就能够开始为用户挑选所需要的信息,喜欢或讨厌什么,尽在掌控。用户将不再会为不感兴趣的信息所扰,将宝贵的时间都放在自己喜欢或需要的事情上。


实际上,在个人助手这个层面,另外三大巨头都已经有了面世的产品:Google的Google Now,苹果的Siri和微软的Cortana。以后在这个层面就是赤裸裸的人工智能水平的高下之争了。


从概念到付诸实践,虚拟现实因何而成?


接下来,就是关键的虚拟现实。


对于VR,疑问也更加地多:VR这个概念挺棒的,但是为什么会是现在呢?毕竟这是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被定义下来的概念。


 

原因在于一个VR头显里的每一个部件,只有在今天,才到了能够在整合起来后,得到让虚拟现实真正有意义的一个最低门槛——临在感效果的水平。 比如,屏幕只有到了今天,才能在一个5-6寸的面积里放下1920 × 1080以上像素,且开关速度达到2ms级别的水平。 追踪也才实现以足够低的价格保证0.25°以下的角度误差,0.1毫米以下的位置误差的水平。而延迟也只有到了今天,才能保证在20毫秒以内,完成次世代级别的画面渲染。


所有这些部件制作出来的价格,只有到了今天,才能达到为消费者接受的程度,且能保证消费者能体验到进入另一个世界,一个真真切切的临在感的感受。 而每一个部件、核心技术必须要达到一个最低要求,才能将它们组合到一起,成就一个虚拟现实的体系。 





在大会现场,Mike播放了Oculus Rift首发游戏EVE: Valkyrie的实际游戏视频,想象一下,1:1完全地坐在一个驾驶舱里,从此,“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将不再只是口号。在放完这段视频后,Mike问:“你们能感受到冲出隧道那一刹的作用力吗?你们今年就能在VR里感受到。”


而随后,Mike介绍了新月湾原型机,这款原型机终于能做到让人的潜意识认为自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当你在VR中看到自己站在悬崖边上时,你没有办法迈动自己的脚,即使你的理智非常清楚明白自己正在一个安全的房间里。“我们今年终于可以通过消费级的产品达到临在感的最低要求。”


但是,这个和Facebook有什么关系?Mike问了一个问题:“你们中有多少人是自己一个人去电影院的?为什么你会和别人一起去一个封闭的空间里,也没有办法和他人交流,只是一起盯着一个大屏幕?为什么不一个人去?因为,你和他人在一起,共享一个空间,创造了一段体验和回忆。无论是在去的路上的兴奋和回来的路上的探讨,你和你的家人、朋友、爱人共享了一段体验、生活。”


“而这种体验,是人和人之间交流的本质,也是Facebook的最终愿景和终极任务。”


正是和在乎的人在一起,体验才有了意义。那些无法赶到现场的人,那些生活中的每一个惊喜,那些天涯海角的眷念。


“四天前,我四岁的女儿第一次自己骑上了一辆小自行车。那一刻,我想让她的爷爷奶奶舅舅舅妈都看到,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被传送到那里,分享我的喜悦。”


因此,这种让人真的从最低层的潜意识感觉到被传送到另一个地方的临在感和世界上最大的社交平台,就在这一刻融合。

 


而这,就是Facebook接下来十年的目标——真正地把人带到一起。

  • 项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项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项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项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