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锁屏”汇款幕后,有多少个广告商在为它“撑腰”——屏幕解锁时的那一秒商机

更新时间:2014-07-21 10:07:05点击次数:2308次

与小姚一样滑屏赚钱的人在全国有近200万个,而“取款机”则设在了上海一家叫做“花事”的电子商务公司中。表面上“惠锁屏”源源不断地汇款进入手机用户的账户中,但在幕后,有300多个广告商在为这家小公司“撑腰”。


移动互联时代,或许谁都能捞一桶金。来自韩国的留学生姜民求放弃了已盈利200多万元的公司,转身闯入移动互联市场。400万元启动资金撑了一年,终于看到彩虹。如今,在搭起的推广平台上,200万个注册账户通过屏幕解锁,每天可以赚上5万元的“小费”。凭借这些用户,300多家广告商揣着钱包,正排着队上门求合作。


“9块9包邮”、“25万册有声图书免费听”……小姚上下滑动着自己的手机屏幕,不同的广告图片一张接着一张。他选了一张感兴趣的网购广告后,向左一滑,一个下载的页面随即出现。刚把这软件安装上,小姚的手机就提示“收入0.3元”。


动几下手指,就能赚到钱?依靠着给用户发“小费”的方式,这个叫做“惠锁屏”的软件,上线一年间,已经占领了全国近200万用户的手机。每一天,就会有5万元收益,从上海“飞”到全国各地用户的账户中。


韩国留学生“海漂”创业


“会赚钱的锁屏App,日收益远超某宝。”一连五天,这样一条转发信息连续出现在小姚的微信朋友圈中。打开后,页面介绍这款叫做“惠锁屏”的手机软件并不需要存款,依靠每天手机解锁或下载应用,用户就能获得收益。根据小姚的计算,仅靠手机解锁的那一秒钟,每天他就能挣1块钱。


与小姚一样滑屏赚钱的人在全国有近200万个,而“取款机”则设在了上海一家叫做“花事”的电子商务公司中。3年前,这家公司是由一位韩国留学生和几位刚毕业的大学生创建。


“广告的平台有很多,而中国的移动互联广告却做得不好。”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汉语,“惠锁屏”创始人之一、上海花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CEO姜民求告诉记者,在分别研究了美国、日本和韩国的广告市场后,大家将广告投放的平台聚焦在中国刚刚起步的移动互联网上。


然而,如何把广告放在移动互联的平台上呢?去年初,姜民求在和朋友聚在一起琢磨这个问题时,无意中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解锁”两个字,突然发觉手机解锁时用户的注意力都在屏幕上,可屏幕却没什么信息,反而浪费了这么宝贵的地方。于是,他和团队里的朋友马上开始考虑技术上能否实现在屏幕上推送广告。“屏幕上有好看、有用的广告,再给用户一些奖励,用户就应该会有使用的可能性。”


上线半年广告商找上门


如今,每天手机用户“滑”走的钱已达到5万元。但实际上,由于账户提现需要有30元的底线,每个月,公司实际“发”出的钱会达到60万元左右。


表面上“惠锁屏”源源不断地汇款进入手机用户的账户中,但在幕后,有300多个广告商在为这家小公司“撑腰”。据介绍,虽然每个月发出60万元,但近几个月,公司在广告方面的月收入已经达到200万元。


“一开始可没有这么多的广告商。”姜民求给记者列出创业过程中的5大困难:钱、广告、用户、兑换资源和反作弊系统。上线头两个月,一方面缺少广告支援,另一方面大量的用户开始使用并获得收益。就这样,几个月的时间,团队投入的200万元和获得的200万元天使投资全部花光。


然而,转机出现在软件上线的第6个月。“上线半年后,就开始有广告商联系我们谈合作。”姜民求说。如今,上线1年的“惠锁屏”所积累广告商数量已经超过300家,公司也开始进入盈利阶段。


广告效果成推广难题


事实上,能赚钱的手机软件不只“惠锁屏”一个。在苹果、小米等手机应用商店中,搜索“赚钱”两个字,各具特色的手机赚钱软件均有三四种。这些软件常常设置了一些任务,用户完成后便会得到一笔收入,多则一两元,少则一两分。收入累积起来,可以提现或转入支付宝,也可以兑换商品。


业内人士看来,手机发钱已经不是新鲜事。除了不可避免的产品被模仿外,“惠锁屏”等手机赚钱软件都遭遇着同一个考验:广告效果究竟靠不靠谱?“看上去一些用户的确下载了所推荐的软件,但到底用没用却很难知道。”互联网评论人士洪波告诉记者,一些用户也许只为了赚钱而下载软件,下载后便删除,而在作为广告平台,这些赚钱软件却只能看到数字,往往看不到实际效果。同时,广告的目标用户和接收到的用户能否重叠,也值得思考。


姜民求也承认,广告效果的确是绕不过的难题。他介绍,目前所能做到的,是根据用户的性别、年龄、爱好等大数据信息,有针对性地向用户推送一些广告。未来将会根据用户所处位置,提供一些商户信息。“比如你在北京的前门,那我就把前门附近不错商户推荐给你。”

  • 项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项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项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项目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